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紫竹萧萧的心灵家园

有时候,请允许我付出,做一个幸福的女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阙青词,半卷光阴  

2017-03-20 19:02:11|  分类: 紫竹心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三月的里,花无约而至,山河大地一片苍茫,雪霏霏,梅寒水瘦,虽没有迎来预料中的春暖花开,却与一场阳春白雪不期而遇。世界,总是会在无意中给人完全想象不到的美丽。真应了那句话:上帝在关上一扇门时,它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我虽然错失了这个时节的暖阳和花开,却看到了时光里少有的惊艳和美丽。毕竟,这个世界还是慈悲的,若用一颗安静善良的心去打量万物,我们的眼里终究会布满美好

行走在落满积雪的小路上,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。记得去年的天,我极其渴望看到一场大雪压红尘的盛景,却始终没能如愿以偿。此刻,经年的故事纷纷落地,想仿佛随着时光逆流而上,回到了昨天。毕竟是春天了,踏着厚厚的积雪,回望来时的路,脚印清晰明了。伸手,触摸不到雪的影子,它还没有好好地绽放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原来,这阳春与白雪的缘分,只是一场情深缘浅,这一场命定的邂逅,只因前世有约,纵使飞蛾扑火,却也义无反顾。红尘陌上,初见的美丽,惊艳了季节,温暖了时光,这一朵花开,虽如烟花般的暂,却也要在春光里绽放得毫无保留,只为证明自己曾经来过。是啊,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,这已经足够了。

时光是一支散步千年的笔,它用如流的水墨描摹着一场场宿命的花开,写意着一朵朵禅定的花落。人生不过是一场孤独的漫旅,从开始到结局,看似花团锦簇的人生,却又不知从何说起。红尘里的故事,在花开中上演,在花落里结局,我们在不同的故事中,演绎着相同的主题。

倘若,缘分是一场隔世的重逢,那么,今生的遇见,应该就是久别重逢。譬如阳春白雪,也曾相逢在最深的红尘里。在花开之前,我已明白,缘分不过是一场萍聚。倘若,今生的别离早已注定,那么,我们又何苦相逢?红尘深处,也曾有过肝肠寸断的别离,在花落之前,我早已把一盏茶喝到无味。流年的经卷里攥写着三世的轮回,任凭我们怎样地费尽周章去参悟,还是无法参透这宿命的玄机。

梦里的江南,早已桃红柳绿,草长莺飞了。北方的三月,春寒料峭,飞雪飘飘。世事无常,浮生若梦。常常想,我定是从那三千年前的诗经里走出来的女子,穿过唐风宋韵,越过明清烟雨,不小心落入了这凡尘人间,终有一天是要回到来的地方去的,这一生不过是来这红尘人间,经历一场劫难罢了。山河岁月,无论人生多少苦难,多少悲欢,容我淡然低眉,一一尝过。生命何其渺小,放眼那浩缈无垠的万象苍生,所有的悲喜也不过尔尔!

伫立在飞雪曼舞的街头,我看到身边有行色匆匆的路人,有来来往往的车流,有追逐嬉戏的孩子,还有牵手散步的情侣,更有雪花俏皮地绽放。我不知道此刻,有没有人也如我一般,静观人间万象,独依雪舞阑珊处,听那万丈红尘里雪落倾城的声音,看这烟火流年里风花雪月的静好!

真想去,踏雪寻梅,轻嗅一朵岁月的沉香。香闻流水处,影落野人家。这个时节的梅花,会躲在谁家的墙角里悄悄绽放,我已无处可寻。只记得红楼梦里有诗云:

《访妙玉乞红梅》

酒未开樽句未裁,寻春问腊到蓬莱。

不求大士瓶中露,为乞孀娥槛外梅。

入世冷挑红雪去,离尘香割紫云来。

槎枒谁惜诗肩瘦,衣上犹沾佛院苔。

想到那宝玉去栊翠庵踏雪寻梅的情景,他“不求瓶中露,只求槛外梅”的虔诚,令人动容。此刻,我也想去那栊翠庵走走,看看妙玉是何等的妙人,更想看看那禅院里的梅花是否是更胜一筹。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这样的山园小梅自是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。想必,禅院里的梅花定是风姿卓然,不同凡响的吧。

行走在红尘里,总是希望把自己活成一枝梅,一朵莲,一株草,或者一本书,以沉静如水的姿态,让自己活得无可替代!无论何时,都不会轻贱自己,不会人云亦云,也不愿低三下四,别人要怎样都无所谓,我只要自己活得像自己就是了,情愿就这样高贵地寂寞着。时光的窗前,我依然是那个陌上独行的素衣女子,在光阴里修行,于流年里打坐,怀一颗素心,修炼一个高贵优雅的灵魂,朴素善良,不骄不躁,让生命在平凡中超越,让灵魂在优雅中起舞。

低眉,雪花落满了尘世,人间又是一片沧海桑田。锦瑟流年里的故事已经被风雪掩埋,红尘的薄凉无法阻挡岁月前行的脚步,我知道,寒冷终将散去,春将暖,花将开,季节更迭不可逆转,犹如这世间的聚散离合,生老病死,无法改变。端然在红尘深处,静默如花,以绝美的姿势站成永恒

犹记得,千年前,我是词人笔下的女子。揉蓝衫子杏黄裙,脸色朝霞红腻,眼色秋波明媚。 光阴深处,倚着柴门,我看尽人间芳菲,立于厨下,煮茶烧饭,擦拭烟尘,等待那个风雪之晚归的良人。今世,我已走出诗卷,身在红尘,只愿安心做个平凡的女子,品一壶经世的茶,读几卷度世的经书,写几行喜欢的小字,听着别人的故事,浅笑安然,静享岁月闲远。

这样的三月,这样的光景,我竟也会习以为常。尽管,这红尘滚滚,荡起风烟无数,时光薄凉,坦露许多世态炎凉,我竟丝毫不为之所动。想来,我天生就是这样的性子吧,冷傲孤寂,我行我素,总是与这世界格格不入,与这不合时令的雪花一般无二吧。

三月本是桃花盛开的季节,许是时光薄凉了季节的眼眸,我至今都没有收到任何桃花递来的音讯。我的三月依旧清寒,脚步匆匆忙忙,日子重重叠叠。纸上的春光早已繁华至极,话说十里桃花肆意妄为,开满三生三世永不离散。桃之夭夭,烁烁其华,青青子矜,悠悠我心。书上的桃花总是漫无目的地绽放着,穿越千年的流光,永远不知疲倦,我知道那都是别人的世界,我并不想打扰。四海八荒,我只不过一介凡人,此刻身边的桃花还在沉睡,十里春风依旧撩人地吹着,枝头的鹅黄才暂露头角,红尘烟火依旧缭绕,折半卷光阴,安稳度日便可。

走在春天的路上,有雪飘过,有人走过,有风来过。祈愿,走过这薄凉的阳春雪舞,便可迎来暖暖的花开芬芳。摊开掌心,一丝丝的冰凉从指尖传来,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凉。伸手,折一枝新绿的柳枝,伴着雪舞的韵律,书一阙青词,种在浅春的诗行里,借半卷光阴,悠然前行。

2017.3.17

文/云水禅心【qq305956794微信yunshuichanxin800622】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